2017年元旦钟声敲响,本网向广大网友恭贺新年!
2013年元旦钟声敲响,本网向广大网友恭贺新年!        华文传播|文化动态|原创文学|鉴宝赏奇|精选视频
吁立法管理共享单车押金难题_新闻

2018年1月13日


(原标题:吁立法管理共享单车押金难题)

南都讯“什么叫共享经济?就是没有押金的租赁,用诚信代替押金来做租赁”,在列席市人代会的广东省人大代表辛瀑看来,目前炒得火热的共享单车遭遇押金困境,最大的问题是对共享经济的定义模糊不清。

去年以来,连环倒闭的多家共享单车企业至少让10亿押金和预付费“无翼而飞”,由此波及的消费者至少数百万人。如果说,向“死”了的企业维权尚需时日,还“活着”的那些共享单车企业口袋中属于消费者的押金如何才可以“保平安”?当我们把押金监管的问题抛给国内两家知名共享单车企业时,他们都表示“押金很安全”,但当向对应银行发问,银行都语焉不详,谁是这些押金的监管主体?中消协已经就共享单车押金的问题发出建议,希望正在推进的电子商务法将押金和预付费监管问题纳入立法考量,那么,关于押金预付费怎样监管,又该如何建章立制?带着这三大问题,南都记者在广州人代会现场寻找采访了5名人大代表,他们来自创投、律师、交通等多个领域,代表们的所思所想未必是“标准问答”,但都颇具启发性。

本期,我们展现广州两会会场的代表建言,希望启发读者思考:共享单车该何去何从,才是对的路?

1

广东省人大代表辛瀑:

共享经济实质是用诚信代替押金

已经倒闭的多家共享单车,通过赤裸裸的事实来说明它的商业模式———押金是它重要的现金流。对于这个商业模式,广东省人大代表辛瀑认为,“共享”在其中只是一个新名词,换汤不换药,他认为这些单车企业一开始就是打着“共享”的名号搞租赁,“共享经济这么发展下去,是对社会信用的摧残,押金最后变成弥补企业资金不足的替代品”。

在辛瀑看来,理解透彻共享经济的内涵最重要,“共享经济和之前的经济模式相比,新在哪里呢?”他的答案是,共享经济的实质是用诚信代替押金,用诚信来做租赁,“共享经济是利益同时发生,你给我提供服务我给你付租金,而不是利益提前给你”。

他认为现在最大的问题是人们不去研究共享经济的内涵,却被打着共享旗号的商业模式扰乱视线,而商业的实际情况则是,一个企业在市场经济中倒闭和成长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押金如果没有集资的概念,就不会带来那么大的治理难题”。

“做共享,就不要收押金,收押金,管理就按租赁的相关办法来管理,其实很简单,所有复杂的问题最终的答案都很简单”,辛瀑呼吁,当务之急是,在准确定义“共享经济”之后,那些还“活着”的共享单车企业应该尽快把押金退给消费者。

2

广州市人大代表田子军:

“会员制问题”应该专门立法

“高尔夫俱乐部是最典型的,一个会员卡数十万乃至上百万元,会员和这些俱乐部之间到底什么关系?”广州市人大代表、广东踔厉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田子军认为,目前共享单车倒闭潮引发的押金难退乱象,和久已有之的高尔夫俱乐部会员制问题一脉相承,只是由于互联网让企业服务半径无限扩大,影响面更广更深。

田子军以高尔夫俱乐部举例,俱乐部一旦走佬,会员可谓血本无归。另一个核心问题是,这些俱乐部和会员到底什么关系?除了提供服务,因为获得货源资金而存活的俱乐部,是否接受会员监管?盈利是否与会员共享?会员对俱乐部的经营是否具备监督权和知情权?而同样的逻辑套在共享单车事件中是一样的。

田子军所提的高尔夫俱乐部走佬案,和2015年连环倒闭的“水果营行”事件如出一辙,都是通过收取会员“预付费”进行经营。据悉,对预付费的管理,国家层面没有专门的顶层法律法规。田子军说,押金到底属于什么性质,目前并未在法律用语中有所体现,他建议,国家应该针对这种情况专门建章立制,“产权的性质未定、监管的主体也难确定,只有通过立法明晰产权到底是谁的,才可划清风险的负责方”,他说,只有通过明确立法才能更好解决问题。

3

广州市人大代表叶雪文:

希望职能部门提早介入管理

“政府职能部门应树立忧患意识,提早介入管理,做到事前监管、事中控制、事后问责”,广州市人大代表、广东省城市公共交通协会专家叶雪文认为,在共享单车的问题上,确保每种新业态的经营行为及时得到监管很重要,应该让市场这只“看不见的手”和政府这只“看得见的手”都得到有效发挥,以规范市场监管行为。

叶雪文说,对于当前出现的共享单车连环倒闭、大量消费者押金难退的公共事件问题,如何确定监管主体是有法可依的,即2016年出台的《广东省市场监管条例》第8条对此规定得很详细。

其中对法律法规没有明确市场监管部门也提出4类别明确指引,即:涉及行政许可的,行政许可实施部门为市场监管部门;不涉及行政许可但有行业主管部门的,行业主管部门为市场监管部门;不涉及行政许可且无行业主管部门的,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指定市场监管部门;涉及多个部门且监管职责分工不明确的,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指定市场监管部门。

4

广州市人大代表莫万奎:

共享单车只是制造“共享机会”

“现在的共享单车是基于用别人的资金来支持商业的模式,而不是通过利润来支持商业的模式”,广州市人大代表、W E +酷窝创始人莫万奎说,目前的“共享单车”商业模式,即是押金作为现金流的一部分的商业模式。

为什么人们愿意掏钱给共享单车掏押金?一方面这些单车解决了“最后一公里”问题,但在莫万奎看来,一个核心是:两三百元的额度是个很微妙的存在,它解决了两个核心问题———“这个额度的资金 积少成多 既可以让企业活下来,又不会让人们太难受”。

莫万奎算了一笔账,据他了解,每辆单车以600元的成本价来算,每一天如果能被重复使用10次,也要4个月才能“回本”,除了“本金”,随着政府管理不断加压,运营成本以及单车的维修、折旧、管理成本都很高,这笔账算下来,能支撑共享单车企业不断运转的,就是使用者所交的押金了。

当然,资本的进入也是不可忽视的一股力量,不过,莫万奎,共享经济的核心应该是闲置资源的再利用,比如当下一个做共享房屋的知名企业所做的才是真正的共享经济,而现状的共享单车只是制造了“共享机会”。如果已有共享单车企业能将押金全部退回给消费者,依然能“好好活着”,这才是可持续的商业模式。

5

广州市人大代表蒋厚泉:

提供优质服务是最好的营销

广州市人大代表、中国科学院华南植物园策划总工蒋厚泉对如何管理共享单车的问题提出了一个建议———学习国外“垂直利用地下空间存放管理”的方法。

蒋厚泉说,日本东京就是使用这种办法解决人们和地铁接驳的“最后一公里”问题。具体做法是:在地铁出口划出一个约15平方米的圆形转筒,通过“嘀卡”,直梯垂直上下,将人们需要存放、或者需要提取的单车进行运送,有专人在存放单车的地下空间对其进行维修,这些公共单车的使用非常迅速高效。他建议,广州未来轨道交通的规划,应该考虑在地铁口建设这样的“公共单车地下停泊位”。

在蒋厚泉看来,共享单车最核心的问题是要提供优质服务,而目前无论是单车乱摆放、造成城市垃圾、连环倒闭导致押金难退等问题,都是败在服务质量。他说,只要企业能够提供优质服务,持之以恒,不愁发展。对于政府应该如何管理,蒋厚泉认为,政府监管的“度”拿捏合理很重要,一方面“管理的规则要非常细,因为服务就是最好的营销”,而另一方面,宏观方向性的指导也很重要。

采写:南都记者张艳芬

摄影:南都记者冯宙锋 陈志刚

(原标题:吁立法管理共享单车押金难题)

netease 本文来源:南方都市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邮箱地址:hs@mhwh.com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马甸冠城北园6-6-7a 邮编:100088
copright www.mhwh.com all rights reserved. 117.188毫秒
京ICP备1005161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10661号